說起來真恥辱,我們對於博德這個城市的記憶,竟然直停留在漢堡王和他們的圖書館。

 

當我們繳付了一人158克朗的渡輪費後,我們才能安下心來,跟這個城市好好告別。如果趕不上這一班船的話,下一班船可是要等到晚上一點半。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要去哪裡找地方讓我們待到凌晨一點半啊?況且我可不想五點半大清早的到羅浮敦吹冷風(相信我,這麼早的話,挪威可是沒有一間店會開二十四小時迎接你的大駕光臨的,呃,夏天有可能除外)。

 

可是,到現在我還是不明白的是,為甚麼等候間要建在離渡輪那麼遠的地方呢?話說那一天我們看時間一分一秒推進,輪船出發的時間迫在眉睫,我們查遍了貼在售票櫃台的大大小小通告和時間表,也沒有交待任何上船的指示。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們查的時間表是沒有錯的。那麼船一定在這碼頭,但是從等候間放眼望去,都沒有任何船的影子。

 

女巫想起來我們在走來等候間的路上曾看到的一艘大輪船,我先是否決了這個可能性。因為怎麼看那都是一艘貨輪,而且又離這個等候間有一兩百米遠,挪威人應該很聰明,至少不至於笨到將等候間和碼頭分開東西兩端吧。但到了緊要關頭,我也不管那麼多了,拉了女巫就往外面的風雪奔去。看到輪船外有一對男女站著等候,還有一群船員指揮著貨車駛入渡輪,我們還是搞不請狀況。我們問了一下那位女生,才確定這是前往Moskenes的渡輪。

 

 

按照常理推測,渡輪應該停放應該是衛星圖上所顯示的位置,也是從等候間看得到的位置。
但是不要被衛星圖所騙!至少我搭的渡輪不是停放在那個位置的。圖上的“輪船停泊位置”才是正確的。

女巫和我終於放下了心頭的大石,同時心裡忍不住冒了一團火──要是我們乖乖地在等候間待著的話,可不是要錯過了這一班船!這樣不明確的指示可是會害死了我們這些外地人的。

 

上了渡輪之後,第一層是停車間。我和女巫繞了一大圈還找不到落腳的地方,又不敢去亂開船上的門,但是“一如既往”的,沒有“任何指示”。後來在船員的指引下才順利上到了二樓的休息室。赫然發現其實休息室非常大,座位非常多,還有售賣飲料和食物。而且冬天的乘客不多,我們一個人可以霸佔四個人的位子,實在是太舒服啦。

 

但是輪船上沒得上網,我們也沒有任何的娛樂物品,漫漫長長的四個小時旅程要怎麼打發才是一個大問題。

 

無聊的少年就開始在船上胡思亂想。回想我們想要來羅浮敦的原由,我不禁噗哧地笑了出來。大約在半年之前,牧羊少年和女巫正在一起上網,忽然就看到有人在背包客棧上推薦了羅浮敦這個旅遊景點,女巫就這樣沒有任何理由地愛上了這個被稱為“人間天堂”的群島。牧羊少年當然不會不識趣,就建議到不如一起羅浮敦慶祝她的生日。女巫自然愛死了這個建議,於是我們的羅浮敦之旅就這樣拍板定案。

 

作為挪威北部著名的旅遊景點之一,這個位於北極圈以內,總人口約24,500人的群島主要有四個大島南北相連而成,以如詩如畫的風景著名。Lonely Planet在介紹羅浮敦群到的開頭如此說到:『Fairy-tale landscape may be a much-overused phrase, but it's the only way to describe the surreal beauty of the Lofoten Islands.』讓LP掛上“Fairy-tale landscape”的稱號,而且在網絡上也有很多人稱讚羅浮敦為人間天堂,如此盛譽,羅浮敦到底是甚麼地方呢?

 

因為來的理由很簡單,所以我們也沒有做太多的功課。反正這就是一個悠閒的小島嘛,我們去到了那裡,就自然會走出屬於我們自己的道路。這不正是旅行的樂趣所在嗎?

 

一旁的女巫開始出現暈船的現象,不舒服的她,癱瘓在桌上完全不能動彈。

 

『好吧,你以後不需要訂甚麼豪華輪船的配套來哄我開心,我會暈船。』女巫虛弱地說。

 

少年雖然同情,但是無法理解暈船的痛苦在哪裡,因為我可是從來不暈車、不暈船、不暈機、不畏高,這也算是我僅有值得炫耀的特質了。

 

隨著輪船在電子板上的衛星圖慢慢前進,我們在夜晚的八點半,抵達了這個人間天堂。

 

背起行囊,管它是不是天堂,走過就知道了。

 

 

牧言牧語:

1.       要查BodøMoskenes的渡輪時間表請按這裡

創作者介紹

流浪馬戲團。Cirque du divagation

kkk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