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cala.jpg

那家在C/ Flassaders的cafe叫甚麼來著?Buscala?恐怕要把名卡都翻出來才想得起,但這無礙我的回憶。在一片綠蔭搖曳的Passeig del Born近Marcat del Born的一條小巷走進去,就是,就是從Cafe El Born走出來,右手邊斜對角的那條小巷。經過幾家小巧的時裝店,其中一家的店主人是南美人,卻從意大利進口皮製品在西班牙賣,不是有點可笑麼。不管了,在某處左手邊有一條更小的小巷,通往一家長得和地窖沒兩樣的時裝店兼咖啡室,對門又是另外一家,也忘了叫甚麼名字了。總之,專心的往前走。如果沒有絲毫的分心的話,走個一兩分鍾就能看到左邊一家映著溫暖燈光的小咖啡店。

那幾扇門高得驚人,裡面是一個可愛的小地方。室內像是從前的貨倉改建而成,粗糙的地板,極高的天花,漆得隨意的白牆都在暗示這不是個精緻的所在。果不其然,點了一杯最是尋常普通的cafe con leche,交到我手裡的卻是一只白塑膠杯。價錢是一歐六毛五,比一般的咖啡店還貴,卻連一只像樣的咖啡杯都拿不出來。

我捧著塑膠杯尋了個位置坐下,這裡的桌子上都放上人家陽台用的落地長門充當裝飾,看來很不經意,我卻覺得挺好玩的。

發現這家咖啡店,是在某個空閒的星期天下午。其實在巴塞隆拿讀書的三個月之間,哪個週末不是空閒的呢?一二月我仍然住在海邊的宿舍,和據稱極適合散步的El Born只隔了幾條街,從宿舍出發徒步到美麗的Santa Maria del Mar教堂只需要十分鍾不到。我沒有繞到教堂正門口,在為悼念加泰隆尼亞獨立抗戰英雄的紀念柱前站了一陣子。那是一根從地上長出的鮮紅弧形柱子,我細細讀著紅底白字,有加泰蘭文、西班牙文、英文,甚至好像有意大利文和法文。記得不甚清楚,但前三種語言是肯定有出現的。畢竟是加泰隆尼亞的首府。

看完了柱子我選擇往喜愛的Passeig del Born走,那裡的Cafe El Born也是我的咖啡店之一,路中間是零散種著的樹和幾張石櫈。星期天下午整個城市都在休息,石櫈上有抱著嬰兒的母親,有神態安詳的老人。停在一旁的嬰兒車讓我更喜歡這個地方,有種只有本地人才會來哦的優越感。巴塞隆納不比巴黎,但遊客也夠多的了,在舊城散步,很難避開大批大批的遊客。只覺得很吵。

在Passeig del Born挑了一條小巷拐進去探一探,就是那條有無數小店的巷子。這時天色漸暗,摸著有點空的肚子,也該是回家的時候了,卻無意間看見昏黃的燈光從白色的門內透出。探頭一望,室內似乎很溫暖,最顯眼的是一家大小,爸媽安坐喝咖啡,兩個小孩在追逐。另外一桌一對帥氣的男女面對面聊著天,像是在聊著些甚麼有趣的話題。門內的每一個人看起來都好愉快,都在盡情地享受不用工作的週末。我被吸引住,決定下次要進去坐坐。

記得終於第一次到訪的日子是個細雨濛濛的陰天,和JK一起來喝咖啡。我左邊的白牆掛滿了立體照片,相框框住兩層景象,畫面一下子活起來。奈何價錢太貴又無處可放,只得嘆口氣回過頭去聊天。

因為那桌面不平,在這裡完全寫不了字,每次想重溫那醇厚咖啡滋味,都只帶著記西班牙文生字的小本子和隨身聽來。久而久之店員也開始認得我了,也知道我是附近大學的交換生,我用生澀的西班牙語跟她說的。最深的印象是我拿著本子去問她散步怎麼講,我西班牙語太爛,她又不會說英語,只能在咖啡店裡繞圈走走表達意思,得到dar un paseo和她歡快地轉圈給我解釋的vuelta*。

陸續帶了AH,瑞秋的朋友,蕾和瑞來這裡,甚至和女店員拍了一張合照。最後一次來是和媽媽,我想和聊過天的那位女店員道別,她卻不在。有點可惜,但想到上次也有稍稍提到自己快要離開,也就算了,總不可能每一家咖啡店都去道別的。我在巴塞的咖啡足印實在太多。不知道下次再來的時候,會是怎樣的藝術展呢?

 

 

 

*

dar un paseo = go for a walk

dar una vuelta = walk around in circles

創作者介紹

流浪馬戲團。Cirque du divagation

kkk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