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受不了宿舍的變態高價搬到Arago街的shared flat又在第一晚就把水潑到電腦上失去這個好朋友之後,已經太久太久沒有寫過BLOG了。好懷念用中文輸入法打字的感覺。

在學期只剩下兩個禮拜不到的時候電腦壞掉,實在是個很尷尬的時間點。快要考試報告又還沒寫完,正是最需要電腦的時候。但是只剩下兩個禮拜又不想花大錢在西班牙買筆電。家人建議把家裡另一部筆電寄過來給我用,我很堅定的說了不。反正也只剩下那麼一點時間,寄過來我還要找地方放,更麻煩。

然後開始了每天回學校用電腦的生活。學期末是電腦最搶手的時候,如果回去得不夠早,那就抱歉了,等到六七點大家都回家的時候才輪得到你用。

女巫問我,這樣家裡學校天天兩頭跑,不累嗎?累啊,可是待在家裡沒有電腦又可以幹嘛?經常出門又得花錢,學校喝杯咖啡八毛半,就是最便宜的選擇。

而很奇異地,我的生活從愛待在家裡上網的宅女變成每天問朋友要不要出去的活躍分子。連瑞秋都被我的精力嚇一跳,差點以為我發燒了。

於是在三月:

終於去了CHAPAGNERIA

我們三個東方女生邀請塞巴斯提恩和我們一起去這個據說不會講西班牙語就不能光顧的奇特的店。塞巴斯是智利人,母語就是西班牙語,每天看起來都瘋瘋癲癲的,明明沒喝酒也能一付喝醉了的瘋狂樣,做廣告的人都得這樣嗎?反正,我們四個人到了CHAPAGNEIA,比一個教室面積還小的空間擠滿了人,密密麻麻,使盡了力氣才終於擠到點菜的吧台位置。塞巴斯幫我們點了面包夾肝醬煙肉,點了一個雜錦香腸分吃,還有不可少的cava四杯。

Cava是西班牙產的氣泡酒的總稱。最便宜的一杯cava seleccion才八毛五,這是在香港想像都不能想像到的價錢。面包烘得酥脆,夾著同樣香脆的煙肉和肥美的肝醬,馬上就上了癮。後來帶朋友來吃,也無一不為它傾倒的。小小一杯cava很快喝完,滋味不算絕頂。在吵鬧的西班牙語之間喝著稍甜的氣泡酒,和朋友一起歡度美好的夜晚,區區的幾巴仙酒精好像超額完成它的任務,喝完一小杯就有點微醺了。被這小杯酒打開了胃口的我們又各人點了一杯玫瑰紅rosat,也不過九毛五,喝著甜甜的rosat聽塞巴斯說著些不著邊際的瘋話,我也要瘋起來了,想大聲唱歌,我想。

雜錦炒香腸非常好吃,流著橙色油的chorizo,紅褐色的「正常」香腸和深棕色的肝腸都一樣美味。

四個人喝掉十幾杯酒後再一次用力衝出這個異常擠迫的人海,走一小段路就是海邊,海風慢慢把我們吹醒,又聊了一會就回家了。

這樣的晚上還有多少個呢?我這麼努力的想要抓住多一點的回憶,是因為即使下次回來,朋友也不再是同一批了。少了瑞秋、姬斯堤的溫暖笑臉,少了塞巴斯的瘋言瘋語,這樣的感覺不會再有。

IMG_3737.JPG 

圖解:擁擠的CHAMPGANERIA。

 

 

我不是處女座完美主義者,所以看起來有點還沒完成也算了。一直藏著不發的文章也該有見光的一天了吧。

創作者介紹

流浪馬戲團。Cirque du divagation

kkk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牧羊少年
  • 有沒有照片啊?
  • 現在記憶卡不在我手上耶,明天吧

    kkkdiary 於 2010/07/23 01: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