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巴塞隆納已經一個半月,說實話是很開心的,每天在夢想中的古城小巷裡漫步,從一開始的偶爾迷路到現在置身小路上就像回到家一樣。可是還是有不愉快的時候。

譬如走在路上被一群小鬼指著大喊「CHINA!」的時候。或是晚上回家遇到七八個中學生,被他們用加泰隆尼亞語罵些不知道甚麼的時候。

星期五。伊絲和我討論完報告要如何寫之後到餐廳喝了杯牛奶咖啡,坐下來免不得又是半小時一小時的聊天。不會聽或說西班牙語真的很麻煩啊,連人家在罵你甚麼都聽不懂,我說。伊絲笑一笑,說她其實是伊比薩人*,不是道地的巴塞隆納人,雖然兩地皆屬加泰隆尼亞省,但母語是加泰隆尼亞語的她在巴市也曾受到冷待。我好奇問下去,她就再細細地講給我聽。

西班牙人對於自己出身的地方非常執著地保護、崇拜以至狂戀,地方一詞定義很狹窄,不是一省一城,而是一村一鄉地劃分的。珍。莫里斯**的形容很妙,她說西班牙像一個貝殼,但這個貝殼不會把沙粒變成珍珠,而是會避之唯恐不及地把異物吐出去的。縱然巴市有17%的外國人口,也改變不了西班牙人骨子裡的排外性格。

在古城裡買東西,假如你說的是西班牙語,咖啡店主不但會附送溫暖的笑容,一杯咖啡的價錢還可能從一塊四毛歐元降到一塊一毛。如果連一句HOLA都不願意說那可就慘了,店主們對操英語的遊客少有好臉色,咖啡的價格說不定會變成兩塊歐元。BOQUERIA市場是個旅遊景點,我誤以為嘗試說西班牙語就會有本地人的待遇,但買回來已經酸掉的柑橘告訴我事情可沒有這麼簡單。

我絞盡腦汁要看起來像本地人,最後想到的是一個很笨的方法:多去市場買東西,多到店主認得我就好了。手上還要帶著印著學校名字的文件夾,表明學生身份。今天初次實驗這個笨方法,買回來的柑橘甜美多汁,好吃得讓我連吞五個仍意猶未盡,半公斤柑橘就此告罄。

老年或中年的西班牙人排外情緒較強,年輕人呢?年輕一輩的西班牙人確實思想比較開放,願意和交換生做朋友的也不少,可是要真真正正融入到他們的小圈子裡,需要的不只是時間,還有不可少的西班牙語。艾力克說,他兩年前在SANTANDER當語言交換生時只交到兩個朋友。兩年後畢業回來在附近一個小山城當英文助教,西班牙語能聽會講,這時候兩位西班牙朋友就把所有的朋友都介紹給他認識,現在想辦派對想出去喝一杯都是跟西班牙人一起。朋友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這樣的境界讓我好羨慕。他們應該也不是不熱情吧,只是對於外來族裔,他們築起的圍牆很高很高,但只要你成功被邀走進他們的城堡,迎面而來的是一張張的笑臉。我是這麼想的,至於事實如何,就得等到我成功被邀才能分享親身經歷了。

女巫說我在巴塞不愁找不到朋友,但我卻覺得在這裡我好像失去了交朋友的能力,至少,是對西班牙人而言。慚愧,我還沒有交到任何一個比較要好的西班牙朋友。聽艾力克的話,努力學好西班牙語吧!他說的很有道理,如果我連聽都聽不懂,朋友又怎麼好意思把我介紹給不會說英語的其他西班牙朋友呢?把西班牙文學到和英文一樣的程度,需要多久呢?如果三個月不夠,就把它變成五個月吧,如果五個月還是不夠,畢業後回來再學。總有一天我會說出流利的西班牙語,給街角面包店那個胡亂定價的胖女人一個驚喜。嘿。

 

 

 


* 伊比薩是瓦倫西亞以東一個小島,是派對之島呢。伊絲家在島上有一家小旅館。
** 珍。莫里斯寫的西班牙我只看了小部分,老實說如果不是身在西班牙,還真不會感受到她想表達的是甚麼。像描寫西班牙文化中排外性那一段,如果不是真真切切感受到,說不定看完我就忘了。

創作者介紹

流浪馬戲團。Cirque du divagation

kkk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