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底來到巴塞隆納,正是一般人固有印象中陽光西班牙最不陽光的時候。迎新日是一月七號,原本巴塞隆納回暖到十五度迎接我這個留學生,過了三王節*卻又再次冷起來。

把耳機塞在耳朵裡,錢包手機鑰匙一概塞到大衣口袋裡,還沒買到傘的我就這樣踏進巴塞隆納的冷雨中。坐車到Glores一點都不難,難的是要選哪個出口。我在月台上來回走了兩遍才下定決心選了右邊的出口,幸好下一班車已經到站,在人群中間游離的我順著人潮走到地面,走到目的地的Communication Campus。一月七號剛開學,校園裡零星散佈著一堆堆學生,他們帶著好奇的眼光看向我,我才驚訝發覺在這個校園我還沒看到任何的東方面孔。

到了迎新講座演講廳的門口,觸目所及都是輪廓深邃的西方人,有些已經成一小圈子在輕聲說著話。這時我身邊來了一個穿黑色外套的女生,我們面對面看了幾秒,笑了一下,就開始講話了。

嘉雅是意大利人**,來自拿波里,專攻法律。我們說了幾句門就開了,排隊拿到自己的學生證和學生電腦帳戶密碼,我們又坐在一起。迎新講座的講者會講英文,當我正要鬆一口氣的時候他問,有沒有人不懂西班牙文的啊?寥寥數人舉起手,他竟然接著說,很好,那我們就講西班牙文吧!我當場傻眼,投影片***的第一張寫著斗大的internationalization,終於忍不住噗的笑了出來。

於是小休的時候就跟荷蘭來的伊莉沙伯和新加坡同學瑞秋一起埋怨,西班牙文甚麼時候變成國際語言了啊?應該是說英文才對吧?抱怨著笑著距離又好像拉近了不少,甚至約好迎新完畢就要去逛街吃飯了。

中午的所謂校園遊一點用也沒有,導遊是個修翻譯的女生,她說得最順的一句就是「喔,這不過是一個老地方啦,有點歷史,但不重要」。結果校園遊完畢,我們只知道圖書館在這裡,飯堂在那邊,而印表機要如何用,剛收到的密碼可以用來幹嘛,要怎麼找教室通通沒有講到。真的是遊了一次而已,可是我不是遊客,未來三個月我是這裡的學生啊!我們不只一次在心底吶喊,仍然拉不住導遊趕場似的腳步。

所以我們心安理得地逃掉下午的演講,反正只是另一堆聽不懂的西班牙文單詞。

果然,迎新的目的就是為了給新生一個機會認識新朋友,從批評學校行政開始的友誼。

 

 

 

 

*三王節是一月六號。

**那時候還不知道會認識那。麼。多。的意大利人呢,這個可以另外開文再書,暫且不提。

***「投影片是英文的喔!所以不懂西文的你們可以看看。」結果?投影片上只有零散的幾個英文字,他說了一大堆才看到十個英文字,要怎麼猜啊?

創作者介紹

流浪馬戲團。Cirque du divagation

kkk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