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不小心」逃了兩堂課,馬上開始焦慮起來,如果只有我甚麼都不會怎麼辦?這裡可不是香港,沒有方便的好鄰居,也沒有同修一門課的好兄弟好姊妹,有的只是棕髮黑瞳的西班牙人,或金髮碧眼的交換生。還好行政策略課的第一堂課我剛好坐在幾個西班牙女生旁邊,發揮我的親和力交到了朋友(當然伊斯她人很好也是重要因素)所以在一個個小圈子之中找到了落腳點。好啦,至少以後這門課有甚麼問題也可以找人求救了。

行政策略課的教授是阿根廷人,長得還不錯,看上去才三十多不到四十歲吧?可是友好的第一印象並不代表這門課很容易混過去,從第二個禮拜的案例我已經發現這門課的奇妙之處:還記得商學院第一年大家都要修的經濟會計之類的入門課程嗎?那些經濟原理,會計數表,通通在這門課重現。當我還在暗暗鬆一口氣想著「其實這些數表我都還看得懂嘛」的時候,已經想到「糟糕,為什麼每次分析案例的切入點都不一樣」。對,第一個案例我們從環境開始分析,就像在上行銷課一樣,公司有甚麼特質,競爭對手有甚麼特質;第二個案例一開始已經在講公司的收支數表,投資回報率多少多少,轉換之快幾乎讓我這個數字白癡舉手投降。

不過有親切的西班牙組員在,這門課應該問題不大吧。難得的好運氣讓我認識了英文超好的西班牙女生(一般的西班牙人英文很爛),歡呼!

呃,歡呼得太早了,我在這裡修的課可不止一門啊。

經濟與法律課的教授講話講得很快但清晰易懂,老實說她說的法律原理也很基本,照理說這門課應該很好過才對。不過--既然它名為經濟與法律,就代表它也包含了經濟的成份啦。於是在不小心沒上到第二堂課之後,我驚愕地發現我們要交一份功課:計算效用函數(UTILITY FUNCTION)。抓頭皮抓了好久才想起來這堆東西要怎麼做,效用函數是還在我可以解決的範圍之內,如果下次遇到更難的怎麼辦?

好吧,還沒發生的事情就先不要管了。那麼,公益企業課呢?

教授人很好,很風趣而且課堂參與佔了總分的四分一,感覺很容易拿高分。我和另一位香港同學和新加坡來的R同組,另外還成功邀請一位西班牙男生加入(因為要研究西班牙本地的公司,當然是找個當地人比較好啦)。頭三堂課都很不錯,我和香港同學發言也挺多的,但是悲劇在第四堂課出現了…

好教授有事請假,請了她的助手,姑且稱之為德國副教授吧,代課三堂。德國副教授一改好教授的清談授課方式,不斷地給我們看POWERPOINT,一邊唸經似的咕嚕咕嚕讀著屏幕上的內容。R有部分不明白舉手發問了,德國副教授竟然把內容再讀一遍問她明不明白。拜託,如果光這樣看就會明白的話她幹嘛要問啊?連我都覺得很神奇,我們在好教授引導已經對公益企業有些概念,這個副教授似乎比我們還不清楚他自己在說些甚麼。第二堂代課,他已經索性放影片叫我們自己看,好一個省事的教法。(平心而論,是比他教的課有趣)

學校挑選我們出國交換,是為了學術交流吧?在這裡上了幾堂課,覺得,嗯,其實學校的教授們還算不錯啦。以前總覺得大部分的LECTURE都很無聊,但是原來LECTURE放之於其他大學也是一樣的無聊的!不是我們學校的問題(奇怪的結論)。我們學校無法和英美的名校相比,所以我就這樣下結論了,如果有機會好想去美國那些頂尖的名校朝聖一番,修個碩士課堂。不過說的容易做的難,還是先專注享受巴塞隆納的大學吧。

話說回來,我下的這個結論「原來我們學校的教授真的不錯」應該會讓教師們含笑點頭,心裡無比安慰做了讓我去交換這個正確的選擇吧?

創作者介紹

流浪馬戲團。Cirque du divagation

kkk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