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記

這絕對又是一場快樂的逃亡。我們急沖沖地逃離現實的牢籠,把無窮無盡的功課和膩煩無比的考試統統拋開,在香港最冷的季節里去追尋泰國12月盛夏里的青木瓜沙拉的酸辣滋味。發現,原來普吉島有著一種激情的熱度,它的名字叫“青春”

 

  1. 危險的開端

從陰冷的香港一腳踏入了東南亞的熱氣里,我們睜大眼睛,看見整個小鎮都陷入了一種安靜而深沉的睡眠中。筆直的看不見盡頭的公路上,只剩下我們乘坐的minibus在黑暗中蛇行,司機貌似想在這個夜晚當一次奪命公路的男主角。我們被擠在一堆搖搖欲墜的行李中,彼此嘲笑著對方的狼狽,一邊小心地計算著坐姿的角度,怎樣才可以在即將崩塌的行李山中保住自己的小命。遠處的原野上有閃電劃過,落在土地上消失不見,那一瞬間有著驚心動魄的力量。就像是電影里恐怖故事的開端,降落在普吉島的第一個夜晚,一切都像個危險的游戲。

 

  1. 普吉島的熱度

熱熱的風輕佻地摸過我的臉頰,然后就一溜煙地逃跑了。我們坐在懷疑與賣豬仔車有血緣關系的小巴士上,往kamala海岸,一路向南。普吉市鎮的街景在我們身后匆忙的掠過,只剩下一些黃綠的光影。詩人興奮地拿著她的小安娜,對著一棟又一棟泰式的屋子不停地按下快門,口里哼著輕快的小曲。我看見,普吉島12月的艷陽暖暖地映在牧羊少年的臉上,為他打磨出一個好看的弧度,他的眼睛微光閃爍,看著前方的路。風呼呼地在我耳邊吹過,我閉上眼睛用力地吸入這溫熱的空氣,突然醒悟,原來普吉島的熱度是那種在太陽下釃到溫暖又有一點發熱的膨脹感。空氣中的興奮在陽光下一點一點脹大,我忍不住和詩人一起唱起跳躍的旋律,一起驚嘆遠處那片閃閃發亮的海洋,一起大聲歡笑,盡情打鬧。這種放肆的快樂,我忍不住上癮。這輛藍色的小巴士載著我們,穿行在一個12月盛夏的夢境里。

 

3 燈塔和浮潛

如果說普吉島是一顆珍珠,那它周邊的外島大概四鑲嵌在珍珠邊上的鉆石。普吉島周邊的外島眾多,但是我們死心塌地就是選定了它-Raya。理由很好笑,只是為了去親眼見見那心心念念中的light house(燈塔)。Light House其實是Raya Resort的其中一棟別墅,全身雪白,外形如海上的燈塔,只是它并沒有為水手們指引方向,倒是把我們給引誘到它面前。

 

在朝圣Light House之前,我們乘船出海去浮潛。果然,KKK軍團的成員全部都是勇士,為了玩不惜一切代價。其實,我們三人之中,沒有一個人會游泳。對!一個都沒有!明知道會嗆水,明知道可能會淹死,但是我們還是拼了,一邊綁好救生衣,一邊雙腳顫抖地就跳了下海。完全不識水性的我一下子掉進的海的懷抱,驚慌失措,像是死魚一樣僵硬,只能隨水漂流。詩人更害怕,從頭到尾只敢抓著船舷,絲毫不敢懈怠。不會游泳,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直直地立著身體,只把頭伸進水里,從船上看應該很滑稽吧。但是,這是一片怎樣的海洋啊,深藍深藍的水里隱藏著那么多畫家一輩子也無法調配出的色彩。五彩斑斕的魚群在我的腳下穿行,我看見海葵在珊瑚礁上伸出它的觸手,一招一招的,像是在和我打招呼。陽光被海水打散成一束一束,掉入海中,把水底的世界分割成一塊一塊的。我的護目鏡不停地進水,我狠狠地嗆著了,呼吸里都是咸咸的海水,我憋不住氣,浮出水面用力地咳嗽著。喉嚨、鼻子難受得不行,但是我還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都把頭潛入水里,想多看見水下的世界幾秒。詩人突然在一旁尖叫:有魚在親我的腳趾頭!我們面面相覷,忍不住浮在海面上大笑起來。

雖然后來上船后吐了一地,但是還是忍不住想再次下水,再看看那神秘美麗的海底。

 

終于擺脫暈船的折磨,我們開始向夢想里的Light House進發。正常來說,Light House又不是什么景點名聲,應該不是我們這種窮等人家可以參觀的。但是,我們還有壓箱絕招-充大款!詩人當之無愧地是我們KKK軍團的首領,她一馬當先,舉重若輕地和接待處的人說:“我們想看看你們resort的別墅,好決定明天晚上要不要回來住一晚。”其實,我們三個很明顯地就是一副學生裝扮,但是學生也是有有錢的學生的,團長如是說。我和牧羊少年趕緊擺出一副名門后代的樣子,跟著resort的工作人員去看我們的Light House。詩人裝模作樣地說,嗯,這個浴缸不好,看不見海景,那個房間的床不夠軟,泳池不夠大,我們還是再看看好了。牧羊少年在一旁張大嘴巴,已經完全地被Light House給征服。詩人一邊假正經地和工作人員挑剔細節,一邊和我們嬉皮笑臉地說:不如以后在這里搞結婚派對吧。我噗哧一聲笑出來,對于她的演技高度敬佩。是呢,Light House,也許我們會再見呢,希望到時候的女巫和詩人都可以成為最美麗的新娘。

 

3.  青木瓜沙拉的美食記憶

對泰國最深的記憶,除了籠罩在身上熱熱地溫度外,就是大街小巷里的美食。第一次嘗試青木瓜沙拉的小酸辣就給了我們一個熱情的歡迎光臨。每天定時報道的水果攤的阿姨笑容很燦爛,我們始終舍不得離開她賣的清甜椰子。這里是一個養胖胖的天堂,椰奶、串燒、海鮮全部都扭動著誘人的身體來到我們面前,說“吃我吧,吃我吧,我又便宜又好吃!”我們的飯堂-一間我永遠都無法記得名字的泰式小餐廳,里面的哥哥的嘴唇鮮紅到讓我和牧羊仔懷疑他該不是有涂口紅。但是那里的食物簡直是我們的恩物。只要我們期待已久的檸檬辣魚一上桌,平時嘰喳不停的我們就會通通閉嘴,專心對付面前的美食。牧羊少年認真地活動他的舌頭,像對待情人一樣對待那可憐的魚,細細地把骨頭縫隙里的肉全部挑凈,直到連魚頭都被他刮得分崩離析。詩人摸摸肚子,滿足地嘆口氣,背景是一片粉紅色的花花,有三個大大的字“好幸福!”

 

“吃完飯,我們去按摩和做spa吧!”詩人如是說。

天啊,我們過得是怎樣一種幸福而糜爛的生活啊!

 

4.  巴東大街的精彩夜晚

眾所周知,泰國的某一種行業十分發達。巴東大街又是最多外國人尋歡作樂的地區,我們三個純情小朋友擠在一起,睜大眼睛觀察這些交易,并美曰其名為市場調查。經過一番觀察,我們就無法掩飾毒舌本性了

 

詩人:果然,外國人的品味很奇怪…

女巫:你們有沒有覺得,他們好像比較喜歡比較狂野的類型…

牧羊仔:你的狂野類型是指比較像猿人嗎?

 

正在不知死活地站在人家的土地上大放厥詞,突然,詩人旁邊沖出一名可疑的泰國男子,皮膚黝黑,身高大概1米65,他語不驚人死不休:小姐,我,1晚xxx披索。我和牧羊少年突然楞掉,然后無法抑制地大笑起來。這大概是詩人第一次收到那么光明正大的搭訕+賣身式推銷,詩人面色漲紅,終于顧不得她的淑女形象,在巴東大街上咒罵起來。這一邊還沒有笑完,迎面走來一群還沒有完全打扮的人妖,突然,其中一個最白嫩的向牧羊仔拋了個媚眼,并奉送甜美死人不償命的笑容。牧羊少年被調戲了!他一臉表情僵硬:我,居然被男人調戲了!我在一旁偷偷笑:在某種程度上,不是完全是男人的。

 

巴東大街的夜晚,真是太精彩了!

 

后記: 我們

作為KKK軍團的首次世界征戰之旅,我們取得了重大勝利。我們將以此為基礎,接下來向歐洲進發!在普吉島的12月盛夏的歡送下,我們將會開始在歐洲的冬天。夢想正式啟航,我們一起去冒險!

創作者介紹

流浪馬戲團。Cirque du divagation

kkk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kkdiary
  • 好懷念巴東飯堂的食物哦,巴塞隆納的餐廳都超級貴。(和泰國/香港比起來啦)
    還有…巴東大街那段你可以寫得簡略一點啊,我不介意的!!!

    FROM詩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