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74_387024105343_837380343_10356160_2875751_n.jpg 

在香港我很少喝熱巧克力。在餐廳點的喝到嘴裡只剩下甜味,久而久之的也就習慣了巧克力就是這種味道,不喜歡的就不再點了。只有在很冷或不舒服的時候宿舍餐廳的姨姨會強迫我喝下一整杯熱巧克力,說我不能生病。

如果沒有X帶路,我是不會走進這家專賣熱巧克力的店的。

初次和巴塞巧克力見面,濃郁的棕色巧克力漿上是雪白的奶油。配著灑上砂糖的CHURROS,就是一頓道地的西班牙下午茶。

喝慣了香港淡如水的熱巧克力,看到這麼濃像巧克力醬一樣的東西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笨拙的跟著隔壁桌的小女孩拿CHURROS沾巧克力吃。說實話不覺得很好喝,只是把巧克力融掉加牛奶而已吧?我這麼想著。

後來和R和L去逛街,逛得累了走進某咖啡室點了杯熱巧克力打算去掉一些寒意,沒有加奶油的巧克力暖了我的胃,才又注意起這杯奇妙的飲品來。

逐漸熱巧克力取代了卡布奇諾,榮登我常點飲料的首位。連認識才一個禮拜的朋友都知道只要說起熱巧克力,就會看到我明亮的嘴饞的眼神。巴塞隆納有個巧克力博物館,入場費也不貴,才三四歐元。只是我總覺得與其付錢入內一觀不同造型的巧克力,倒不如舒舒服服坐下來喝一杯比一般咖啡店濃的熱巧克力。

有博物館的光環加持,這裡的巧克力羸過所有咖啡店,成為巴塞隆納熱巧克力的第一名。

歐洲城市大部分都適合散步。在古城散步久了,吹海風吹得久了,就開始想念起那甜甜的滋味。

在巧克力博物館喝熱巧克力。

在專門賣牛角包的咖啡室喝熱巧克力。

在半夜的咖啡店喝熱巧克力。然後一個人在凌晨一點的巴塞街頭走路回家。

英文有一詞叫COMFORT FOOD,每個人都有他的獨門撫慰心靈的食物。在這個時間段,這個城市,熱巧克力突然變成我的親密好友,彷彿連味蕾也開始入鄉隨俗了。

創作者介紹

流浪馬戲團。Cirque du divagation

kkkdi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